2020-04-09 20:19:42 专访罗永浩:我今年四十八岁,还可以承受无数次的失败

鸿运国际注:接下来可能的成功?它应该会帮我实现产品上面的那些理想吧。可能的失败?没太关心过这个,我今年四十八岁,时间上,事业的可操作性上,应该还能承受五六次的失败都没问题。至于心理上,我可以承受无数次的失败。
文章来源: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伍洋宇

罗永浩的回归依然万众瞩目。

4月1日直播首秀结束后,比起他自己的内心世界,外界对他的情感和评价或许更丰富也更复杂:支持、感动、激动,鄙夷、质疑、嘲讽,这些字眼全都混杂到一起,重新建立罗永浩的舆论形象。

他的主播身份越来越鲜明,但不疑有他的是,关注他的人一刻也没有忘记他走过的那条路,以及路途上发生的故事。

4月10日晚八点,罗永浩将带着他的团队展开第二场直播,这是一次助销湖北产品的专场。老罗在公众号表示,上一场直播得到的360多万元打赏,将全部用于补贴湖北当地的果农。

尽管这是一场带着公益属性的直播,但对于主播罗永浩而言,仍将被视作一场“二战”。上一场首秀结束后,铺天盖地的正负面评价他是否已经完全消化吸收、以在新一场直播中有更好的表现?

近日,界面新闻对罗永浩进行了专访,提到了许多外界都在好奇的问题:他对于直播的决心、怎么看待自己首秀的表现、团队选品的标准,以及对留下深刻印痕的手机行业还有什么看法?

新的一场直播开始前,不妨借此再了解他一次。

以下为采访实录(略有编辑):

界面新闻:4月1日直播结束以后,大家评论说李佳琪和薇娅的直播间更让人亢奋,你和朱萧木带货确实有些无聊,你认可吗?但这个评价其实和你的个人形象特别不符,你觉得问题出在哪里?

罗永浩:完全认可。我们经验不够,准备时间也严重不足,所以第一次确实做得很业余,对得起消费者,但对不起观众。再做几次就好了。

界面新闻:1.1个亿交易额,4800万观看人数,这个首秀成绩你满意吗?十分满分的话,对自己的表现和首秀的成绩各打几分?

罗永浩:传统上,很多平台统计的是下单金额,由于电商直播的冲动消费比例高,所以很多人会在下单后冷静一下又放弃支付。按下单金额,我们的成绩是1.7亿左右。但抖音平台统计的是成交金额,也就是实际最终支付的金额。按成交金额算,我们的成绩是1.1亿。

作为电商带货的首播,他们说这个数字应该是破了世界纪录的。对这个数字,我们团队基本上是满意的,但觉得通过坚持、改进和努力,提升空间还很大。因为经验严重不足,公司筹备时间也异常紧张,所以整体表现很不理想,我自己打分的话,肯定是不及格的,不过相信很快就会明显改善。

界面新闻:一些人反映第一次直播的部分商品价格和其他平台平日里的差不多,力度并不是很大,原因是什么?按照首播的表现和成果,你们接下来准备如何拉到力度更大的优惠?



罗永浩:我们只追求每次都要厂商给我们最低价,但其实并不追求低很多。我们希望直播室的用户每次能买到最低价,但不希望厂商因此赔钱赚吆喝。

挟流量和关注度的优势对厂商进行破坏性开采,不利于厂商、销售渠道商、和消费者之间本应有的长期共生共赢关系。


界面新闻:简单讲讲你们选品的流程吧?如果只把首秀上的商品分成科技类和食品类,它们目前获得你首肯的标准是什么?



罗永浩:流程大概是这样:商务对接,产品经理跟进试用和评价,用户评价/口碑和销量的调研,供应链及其他背景调查,双方市场团队对接,商务和法务协同跟进,确定合同协议,上线直播。



食品类的主要标准(这里排序不分先后):1.大品牌/国民品牌(这在人手不足的前期,主要是为了安全),或在垂直品类里取得了足够大的成就,但还没扩张成全民皆知(对这部分厂商,我们的品牌宣传价值非常高);2.好吃/好喝;3.高性价比。



科技类的主要标准(这里排序不分先后):1.供应链我们可以基本上了解到的,卖出了足够大的销量的,有足够好的口碑,并且没有出现成规模的质量问题的品牌;2.好用/实用/解决用户需求和痛点;3.高性价比。



界面新闻:老实讲,你觉得直播带货这件事本身让你觉得有趣和有激情吗?你特别擅长比喻,可以打个比方让大家知道做手机和做直播,在你心里各是什么地位和感受吗?

罗永浩:一切创造价值的工作都会让我有兴趣,我现在卖货卖得很开心。我算着它的收入,算着它什么时候能帮我还完债务,算着它后续的可能商业前景,每天都很高兴。

但交个朋友科技有限公司当然不会止于卖货,止于MCN机构。直播电商这块业务,未来会是我们自有品牌的一个重要销售渠道,但远不是我们业务的全部。

刘润老师说,“直播是很多人的梦想,但只是老罗通往梦想的盘缠。” 是这样的。

我做产品的热情永远高于其他工作。对我来说,我做产品不是为了创业,我是为了做理想中的伟大产品,才不得不创业,并承受创业所需要的一切。

但人生常常就是这样:你努力做到了世界级的东西,因为种种原因,不但商业上没有成功,还被很多人分析成是东西不灵(不幸的是,我们已经有了至少几百万的知音,已经没法像那些孤独的天才一样郁郁而终了);而在另外一些方面,你甚至还没来得及努力就能赚钱,虽然这钱只是实现理想的手段,而不是目的,但很多人已经在赞美你的“成功”了。



界面新闻:大家还是很好奇你是如何下定决心来做直播带货的?


罗永浩:我过去只是对它缺乏兴趣,并没有其他的不良看法。其实,我甚至没“下定”什么“决心”,我只是因为做电商的朋友总跟我聊,所以有所了解。疫情期间没事儿干,在家做了调研,发现它有价值,然后跟几个合伙人吃了顿饭,就开始做了。


界面新闻:你现在对手机行业还关注吗?疫情发生后,手机行业在今年会遭遇一些销售和供应上的困境,厂商多少受到些影响,作为曾经的同行,你的感受是什么?你还能试着给出些建议吗?



罗永浩:不关注。我们被迫卖掉手机业务之后,我在做其他事情赚钱准备杀回智能设备领域的时候,关注的是手机的下一代计算平台,不是手机。


界面新闻:支持你的人依然不计其数,在他们眼里你还是那个坚持自我的理想主义者,只是短暂地因为现实需求做出改变。你现在怎么看待自己?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怎么看待未来可能出现的成功或是失败?



罗永浩:我和“不计其数”的人看法基本一致,但我甚至不认为我做了什么“改变”。你走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不小心欠了钱,你继续追求梦想之前,先抽空赚些钱还债,这不能叫“改变”。

接下来可能的成功?它应该会帮我实现产品上面的那些理想吧。可能的失败?没太关心过这个,我今年四十八岁,时间上,事业的可操作性上,应该还能承受五六次的失败都没问题。至于心理上,我可以承受无数次的失败。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互联网课堂 | 鸿运国际VIP专线 互联网课堂 | 鸿运国际网页版 互联网课堂 | 鸿运国际【官方ios版】 互联网课堂 | 鸿运国际【官方安卓版】 互联网课堂 | 鸿运国际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