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7 新城王振华亵童案开庭:“嫖资”10万,律师做无罪辩护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郭亦非,编辑:张庆宁。鸿运国际经授权发布。

时隔11月后,因涉嫌猥亵儿(女)童罪,新城控股原董事长王振华终于站在审判席上。

6月16日上午,上海市普陀区法院一审不公开审理此案。距离法院仅4公里之遥,坐落着新城控股大厦,58岁的王振华一手缔造了这家中国第八大房企。

案发不久,王振华即辞去新城系所有职务,但在股权层面,他依旧实际控制着新城控股(601155.SH)、母公司新城发展(01030.HK)、物业服务公司新城悦服务(01755.HK)三家上市平台。

香港联交所披露,2020年4月以来,王振华先后四次增持新城发展股份,目前持股68.02%。此外,他还控制着新城控股67.17%的股份,另通过家族信托持有新城悦73.17%的股份。

《棱镜》独家确认,上海普陀区检察院主要指控内容包括——

王振华同意周燕某为其介绍物色年轻女性供其发生关系;

综合受害人陈述、上海普陀某医院的门诊记录,以及法医研究院的鉴定,认定王振华存在猥亵伤害事实后果;

王振华两次转账给(牵线人)周慧某、周燕某共计十万元,推定其有犯罪事实并试图掩盖。

《棱镜》独家获悉,王振华其中一位辩护律师并不认同上述指控,称王振华虽有嫖娼行为,但明确对幼女有防范意识,知道国家法律底线,坚决不能碰幼女。故其接受(牵线人)周燕某主动邀请对成年女性进行嫖宿的行为,可以受到治安处罚。

这位辩护律师在辩护词中建议上海市普陀区法院对王振华做无罪判决。

庭审现场,辩护律师阵容豪华

6月16日的上海,阴雨连绵,上午11点半,《棱镜》看到,王振华的辩护律师一行四人,结束了上午的开庭,走出普陀区法院,随即进入一辆银色商务车离开,现场并未看到王晓松等王振华亲属的身影。

这其中,包括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肖霖、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有西等。

这两位都是业界知名的刑事辩护律师,前者曾代理过刘晓庆偷税案、念斌案等,后者则代理过李庄案、顾雏军案、吴小晖案等。

王振华家属正竭尽所能,为王振华减免罪责。

由于涉及未成年人保护,该案并未公开审理,这在客观上减弱了王振华案对于公司的负面影响。

《棱镜》在现场看到,法院门口竖立的大屏幕上展示的今日开庭滚动公告中,并未披露王振华案任何有关信息,维持秩序的法警也对该案信息只字不提。

从2019年7月10日王振华被批准逮捕,到2020年6月16日才开庭审理,时间间隔为何长达近一年,案件是否被检察院退回给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对此,李肖霖律师对《棱镜》表示,“(退回补充侦查)这不一定,这是他们的权力,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今天才开庭,这主要是受到疫情影响,这个案子时间不算长,还不到一年就进入审判阶段。刘晓庆的案子,当时她审判前就羁押了422天。”

对于审判结果,陈有西律师16日对《棱镜》表示,案件审理整体还在进行当中,下午还会继续开庭,今天不可能会有明确的结果。

《棱镜》当晚试图联系两位律师,陈有西律师回复称,“这个案子现在没法报道”。李肖霖律师则未有回应。

截止发稿,普陀区法院并未公布关于王振华案的审判进展。

从判刑结果来看,根据《刑法》规定,猥亵儿童的,在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法定刑幅度内从重处罚;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猥亵儿童的,则在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的法定刑幅度内从重处罚。

可以看出,罪轻罪重关键在于“聚众”或者“公共场所”的认定。

根据此前上海警方的警情通报,本案案发于酒店,犯罪嫌疑人包括王振华和周某。

有法律人士对《棱镜》表示,一般情况下,三人以上才会被认定为聚众,王振华和周某很难被认定为“聚众”猥亵儿童。此外,“公共场所”适用范围包括校园、游泳馆、儿童游乐场等,王振华也很难被认定为“公共场所当众”犯罪。

小王上位,安抚各方关系

“新城是大老板高度集权,高管核心话语权不高,公司发展依靠老板的决策能力,之前外界担心小王(王晓松)搞不定。经过这一年,现在大家觉得小王做得不错,所以基本恢复了对新城的信心。”一位长期关注新城的投资人士对《棱镜》表示。

该人士表示,物业生意相对简单,戚小明(新城悦董事长)话语权高一点,但核心决策还是王晓松拿主意,地产主业这边,拿地、融资、政府关系这块,之前更多依赖王振华的人脉关系。

《棱镜》此前了解到,自王振华涉案后,在对外维稳中,王晓松初期一度密集拜会上海、常州两地政府部门、银行等金融机构,沟通企业运营情况,希望继续得到支持。

在融资一端,此前银行等金融机构对新城控股的普遍态度,大多是不抽贷、断贷。但是,对新增融资依然处于暂停并观望的态度。直到2019年年底,招商、中信、兴业等多家商业银行开始恢复放贷,四大行的恢复时间则更为漫长。

接近新城的人士对《棱镜》称,2020年5月底,已经有一家四大行的开发贷款下发到公司账户上,涉及大本营常州一地产项目。

除了金融机构恢复放贷,在二级市场,新城系股价逐渐恢复以往。

以新城控股为例,王振华涉案前公司股价为39.81元/股,在经历多次跌停后,一度最低跌至22.99元/股,随后开始回弹。截止6月16日收盘,股价为31.6元/股,当日微涨1.67%。

尽管股价企稳,但一位海外基金机构经理告诉《棱镜》,基于对该公司业务基本面的判断,案件对于国内的公募、私募和散户基本没什么影响了,但是海外基金的投资人会要求基金管理公司关注企业ESG(环境、社会及公司治理)表现,所以对于新城控股这样有道德污点的公司,虽然比较看好,但还是不敢交易。

但这并不妨碍王振华财富的继续积累,《2020胡润全球房地产富豪榜》显示,王振华、王晓松父子的财富达到430亿元,排名第33位,财富同比增长74%。

调整高管及架构,重新拿地

“新城成立28年,第一个15年靠住宅增加销售和利润,当下的15年靠住宅和商业双轮驱动,未来的15年利润则来自于商业管理。”5月19日,王晓松在股东大会上表示,住宅开发市场大蛋糕已经见顶,未来会慢慢收缩,收入和利润要从住宅开发转向商业综合体开发。

这是王晓松接班后第一次明确谈及公司战略变化。其计划,2020年新开业吾悦广场 30 座,总收入超过55 亿元,2019年则新开业21座,租金及管理费收入为40.69亿元。

此前3月份,新城控股商业管理事业部的操盘手陈德力离职,这是王振华涉案后首位离职的高管,同为万达旧臣的曲德君接管商管事业部。随后,联席总裁袁伯银也离职,此前他分管商业开发事业部投资拓展工作。

《棱镜》获悉,联席总裁曲德君走马上任后,他还从万达挖来了万达商管集团高级总裁助理黄驾宙,黄与钱文虹各自负责商管事业部南区及北区。另外两大业务板块中,目前,新城老臣、联席总裁梁志诚继续分管住宅开发,周科杰则实际负责原先王晓松主管的商业开发板块。

除了对高管人事调整外,王晓松还以股票期权激励招数,绑定高管利益,试图强化团队稳定。

2019年9月底,新城控股对梁志诚、陈德力等5名高管及103名中层管理人员,实行激励计划,授予权益总计2723.24万份,约占公司总股份的1.21%。

这距离新城上市以来第一次激励计划已经过去三年之久。随后在6月2日,又增加曲德君、黄驾宙两名高管,授予期权及股票激励。

吾悦广场野心勃勃扩张的同时,王晓松开始强调“多拿地、不拿错地”。公告显示,2020年前5月,新城控股新增建面822.9万平,同比减少40.1%,对应总地价297.5亿元,同比减少45.6%。

这一拿地力度相比去年,已经算是大手笔了。2019年王振华涉案后,王晓松曾将40个地产项目摆上货架,解决资金流动性危机,最终卖掉24个项目,回笼近120亿元。

王晓松对外表示,2019年卖地是为了保障现金流安全,2019年下半年拿地基本上属于停滞状态,直到11月份和12月份,才陆续获得一部分项目,我们会把净负债率控制在40%到70%之间,会是一个平衡。

可售货值不足叠加疫情影响,这直接导致新城控股2020年上半年销售额大减。财报显示,2020年前5月,公司累计签约销售额为714.6亿元,同比降少23.1%,仅完成全年销售计划的28.6%。

王晓松的目标颇为谨慎,仅力争2020年合约销售金额达到2500亿元。而新城控股2019年的合约销售金额则达到2708.01亿元。

互联网课堂 | 鸿运国际VIP专线 互联网课堂 | 鸿运国际网页版 互联网课堂 | 鸿运国际【官方ios版】 互联网课堂 | 鸿运国际【官方安卓版】 互联网课堂 | 鸿运国际有限公司